斷不了的緣分( 故事很長,希望大家慢慢看完,謝。 ^^ ) table.MsoNormalTable {font-size:10.0pt;font-family:"Times New Roman";}前世,彼此未完的情緣, 就在今生,將繼續下去。 看著店長的背影, 一如往常的整理著店前的花, 今年已經三十二歲的他, 那孩子氣的臉蛋,卻不似已而立之年的年紀。 自己過著簡單的生活, 早上倒花圃整理著自己種的花, 接下來整理送來的花,準時開店準時下班, 過著千篇一律的生活。 這間花店,開在一家女子高中的附近, 每當接近放學時間, 往往都有一群女學生來逛逛花店。 他長的還算不錯,很健談很開朗, 也因為如此,店裡經營的不錯, 曾有人建議過他,不如開連鎖分店, 但他拒絕的說:「我賣花並不是要賺錢, 只是認為這邊的人比較能懂花,珍惜花,欣賞它的美。」 他常常看著一張相片和一盆桔梗發呆, 看著他的眼神,似乎充滿了無限的思念, 每天至少會有幾個小時是這樣西裝靜靜的發呆著, 或許對他來說,那盆花就是他的女朋友吧。 剛到這邊工作的我, 也確實被他嚇了一跳,他在發呆,但眼神卻是專注, 但當和他一起長大的同事告訴我他的故事之後, 我知道,他的一生將被花所圍繞著。 十六年前, 剛升上高一的他,在一次社團聯合活動中認識了她。 第一眼看到她, 在他眼中,就如同每對熱戀中情人眼裡的對方一樣獨特。 她並不會很美,卻散發的與別人完全不同的氣質, 飄揚的長髮,令人感受的到微風的溫柔。 一雙美麗的眼睛,卻不曾真正的去看過他人, 像是怕被看透,也似不願意去看透他人。 活動中,他意外的跟她同組,牽到了她的手, 透過掌心傳來的,是她冰冷的細柔, 他發覺自己已經被深深吸引著,眼裡只剩下她。 就這樣,兩人認識了。 兩人認識之後,變成了不錯的朋友, 一天下午,兩人和同學門逛完街後到公園散步聊天, 風輕輕的吹著,他聞到了香味。 他好奇的問:「妳用的是什麼室內裝潢香水壓?」 「這不是香水,是花香,桔梗的花香。」她微笑的回答, 比風的輕柔還要更溫和的聲音。 「桔梗?」他臉上的大問號讓她忍不住笑了出來。 「桔梗花,又稱鈴鐺花,屬桔梗科桔梗屬的多年生宿根草本花賁........」 她像個老師一樣的解釋給他聽。 他雖然一臉茫然,完全聽不懂, 但還是很認真的去記每一個重點。 「那...妳知道桔梗的花語嗎?」 聽完她解說後他好奇的問。 他知道她對花的偏好,所以極力的記住一切訊息。 或者是說,盡力的讓寡言的她說話。 「不變的心,堅貞的愛情。」 她不經意的撥了撥頭髮,笑笑的回答。 她經常的微笑,經常讓他流連忘返。 而他傻氣的個性卻清澈的眼神,也深深的吸引著她。 最後兩人終於成為了情人。 他們很幸福, 她很體貼溫柔,事事都順著他, 他也很愛她,經常給她驚喜一起快樂。 他們很少爭吵,或者說根本沒有, 他們懂得體諒,也懂對方的心, 在別人眼裡, 是那種最幸福太平洋房屋的一對戀人。 但是他們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, 上天是最容易忌妒的, 忌妒命運太過幸福太過順遂的人。 一次的狂風暴雨,摧毀了兩人的愛情。 這天夜裡,他冒著風雨送她回家, 因為她害怕,風雨實在太大, 怕自己一個待在家,更擔心他的安危, 所以在雙方父母同意後,他留了下來。 她的爸媽還沒回家, 他答應,要好好照顧她,保護她直到她父母回家, 因為過去她曾親眼見到姊姊在大雷雨中出了車禍去世, 所以她怕下雨,更怕打雷。 第一次,他們開心的聽著音樂唱著歌, 第一次,他們一起看著過去的交換日記, 第一次,她躺在他懷裡看著電視, 第一次,她在他懷裡靜靜的睡著了。 他看著她的臉龐,幸福的微笑著, 看看時間,距離爸媽回來還有十分鐘。 他笑著靜靜的看著, 從來沒有過的安靜,沒有過的幸福。 他也慢慢的闔上眼睛,幾忽快要睡著, 眼睛突然睜開,他看著時鐘,還剩下五分鐘, 但是他意識卻漸漸模糊,漸酒店打工漸的漸漸的....昏了過去。 他突然驚醒,眼前的景象, 白色的窗簾,白色的床鋪,白色的房間, 他知道,他在醫院裡。 他的家人告訴他他是一氧化碳中毒, 被送到了醫院裡。 他了解了自己的狀況後疑惑的說:「那...你們是誰?」 是的,因為腦部長時間缺氧,喪失了所有記憶, 當然包括他和她的一切。 他的家人打算隱瞞, 不告訴他他和她的一切,還有她的死。 在醫院裡的日子, 他的腦裡常常浮現桔梗花的影像, 一朵一朵含苞待放的花,似乎在訴說著什麼。 在夢中,他經常夢到一個女孩, 他和那女孩開心的度過每一天, 他們是如此的相愛。 曾經一起唱歌,一起看日記,一起看電視,抱著她休息。 但是他的記憶很模糊, 他經常靜靜的思考著,那到底是誰? 但是他沒有頭緒,腦中時常一片空白。 在他心中,他常大聲吶喊, 他不知道為什麼,似乎沒有達成某些事情而煩悶, 他很痛苦,他的眼淚時常流下但他卻不知道為什麼個人信貸。 聽到這邊,我忍不住想要大哭, 什麼是生離死別? 何謂命運弄人? 這算什麼? 別人至少還有記憶可以回味, 但他擁有的卻只是一片空白。 我聽到的,是想捉回記憶的那種哀號, 我看到的,是一直在守候的那種堅持, 我想到的,是什麼都不擁有的那種痛楚, 我感受到的,是他心底所無法言喻的煩悶。 他是多麼的想找回自己的記憶, 得到的卻始終都是無解的問號。 這是個多麼煩人的題目, 沒有線索可循,更沒頭緒可查, 沒人肯告訴他事實, 更沒人願意讓他得知真相。 漸漸的,這樣的夢使他習以為常, 也使他漸漸的認為夢的虛幻夢的不真實, 他也不再相信夢境裡的一切, 不管什麼夢都一樣。 一天夜裡,一樣的夢,但他醒了過來。 他不想在睡,只想出去吹吹冷風走走, 他的心很安靜,靜的連自己都覺得很奇怪, 似乎已經準備好接受什麼似的。 來的了一間房屋之前,看似很熟悉, 上面貼著待售,門倒是都沒有鎖住,他走買屋了進去, 他自己不知道,他為什麼要進來, 只是跟著感覺走。 屋內空蕩蕩的,沒有家具沒有燈光, 只有微薄的月光從每個破碎的窗戶透了進來, 這間房子只剩骨架,完全沒有任何擺設。 他來到了一個門前,他不自覺的開啟了那扇門, 這剎那,整間房子都變了, 所有家具都出現了,燈光也都亮了起來, 房間裡有兩個人。 他看著那兩人,正是自己和夢中的那個女孩, 他們一起開心的看著電視, 一起看著日記,一起聽著音樂,女孩就靜靜的躺在他的懷裡。 這些畫面,沒有聲音,他也發不出聲音, 似乎代表著他不存在於這個空間一樣, 畫面一值持續著,他也靜靜的靜靜的看著, 隨著畫面而來的只是頭痛。 一段時間後,他發現女孩睡了, 當他自己發現不對勁時,也昏了過去, 隨後來到的是救護車。 看到這裡,一切恢復,一樣是毫無擺設的房間。 他懂了,他想起來了, 所有回憶都在此時喚起, 所以都回想起來了,包括他知道女孩酒店經紀已經死了。 這是多們震撼的回憶, 打擊著他,他想起了他們的過去, 她的笑容,她的長髮,她的眼神,和他們的幸福。 眼淚一直落下,此時的他卻哭不出任何聲音, 他撿起一塊碎玻璃,腦中想著, 這些年她一定很孤獨吧, 「我該死的....我真的不應該活下來.... 我不該如此自私....我來陪妳了.....」 就在此刻,後門突然開了, 似乎看到了一個人影跑了出去, 他追了過去,原來天已經亮了, 他問自己真的進去了那麼久了? 來到了一個花圃,人影突然消失不見了, 看著這一個沒人照顧的花圃,卻生長著一大片的桔梗, 他想起了過去,也回憶著當時, 他看見了一張照片丟棄在花圃旁, 原來是過去拍的,兩人的笑是如此燦爛, 兩人的愛是如此的幸福。 「我知道了,我會好好活下去的。」 他大聲的喊著,希望那個人影能夠聽到, 他沒看到,但他知道,那是她,曾就是他最愛的她。 桔梗花苞擺盪著,似乎都在為他們而開心。 這個故室內裝潢事,到這邊畫下了句點, 事後,他買下了那間房子, 在這邊開了一間花店,照顧著那一片桔梗花, 和那一盆留在照片旁獨一無二的桔梗。 她真的改變他許多, 很難看的出來,他以前是多麼的不懂花卉, 桔梗花語「不變的愛」詮釋著他的守候。 又到了放學的尖峰時刻, 一個女孩走了進來,問了他, 「老闆!你這盆桔梗花怎麼賣呢?」 這是第一次,第一次有人問這盆花, 因為它不擺在架子上,而是店長的桌上, 我和另一位店員都呆了, 靜靜的看著那位發出聲音的女學生。 一個高中女生, 她並不會很美,卻散發的與別人完全不同的氣質, 飄揚的長髮,令人感受的到微風的溫柔。 一雙美麗的眼睛,卻不曾真正的去看過他人, 像是怕被看透,也似不願意去看透他人。 這和照片裡的那個女孩根本是一模一樣, 我想,他一定是第一次來這邊看花, 否則一定不會到現在才造成這種驚訝。 現場一片寂靜,誰也不敢出聲, 不願意破壞這個租屋已經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場面。 「我....說錯了什麼話了嗎?」 由於每個人都靜靜的看著她,所以好奇問道。 「沒有...。這盆花,我看送妳好了。」 店長壓抑著自己的心,卻留不住壓抑十六年的淚水。 「我....認識你嗎?為什麼...我會不自覺的哭了....?」 女孩的淚水,也一滴滴的落下, 當然,她不知道原因,更不曉得這麼一段故事。 此刻,我體會到, 或許上天後悔當初的作法, 再一次的令兩人相遇, 或許他們不會被分離, 只是,現在的她已經不在是過去的她。 「緣分」如此奇妙, 斷不了的,永遠也不會畫下句點。 該斷的,再怎麼努力也沒辦法留住。 「緣起緣滅,猶如花開花落。」 緣分可以來的很快,也可以消逝很快。 緣分有時需要長久等待,也可以直到永遠。 沒有人可以斷定它的長短, 只能隨遇而安。 縱使前世今生, 不該斷的情緣,終究都會存在。 珍惜緣份,縱使不會是情人, 在這世上,能夠相知相遇,就應珍好房網惜所有。
創作者介紹

教練alvin

di13diut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