■ 一家之言
  SLF雖然比正式降準更主動更有時效性,比正式降準向市場釋放進一步寬鬆貨幣的信號也要弱得多,可是SLF的透明度比正式降準更低,靈活性也更大。
  中國建設銀行董事長王洪章上周末公開證實,央行已經向五大行投放5000億元的常備借貸便利SLF。
  雖然王洪章一再強調,這並不是刺激政策,目前建行沒有補充流動性的需求,多數銀行流動性也沒有大問題。因此,這隻是央行執行穩健貨幣政策的一部分。上周三,當央行宣佈向五大行註資5000億流動性SLF時,也說過這不是實施力度更大的寬鬆政策(例如降準降息)。
  然而央行對五大行實施SLF5000億,畢竟不是個小數目,從規模上計算,與全面降準0.5個百分點釋放的資金量相近。但即便如此,也不代表是進一步的貨幣寬鬆政策。
  今年4月起,宏觀調控上的微刺激政策開始出台,棚戶改造、加快鐵路建設以及優惠小微企業三項經濟推進措施,大概需要2萬億不到的資金,以後宏觀調控層又提出開發京津冀經濟一體化、長江中下游經濟帶等等。與之配合的貨幣政策,除了兩次優惠“三農”和小微企業的定向降準,及央行對國開行的1萬億再貸款,其他措施好像不多。而微刺激,加上各地、各部門的配套措施,起碼也得十幾萬億。因此,現在央行實施的SLF5000億隻是微刺激在貨幣政策上的體現。所以,雖不能說現在的貨幣政策仍然不寬鬆,可這是此前微刺激政策的延續,所以王洪章說的還是對的,“是執行穩健貨幣政策的一部分”。
  其次,本次SLF雖然在規模上、結果上與一次降準沒什麼兩樣,但是作為宏觀調控手段,它比一次降準更為靈活。本次SLF的期限為3個月,此後是否繼續投放,央行握有主動權。相比於全面降準,SLF的短期效果近似,長遠效果相對溫和。實際上它是一次定時定向的降準,相比於全面降準可能普惠整個經濟,它對那些落後過剩產能、產業來說,貨幣政策依然並不寬鬆。
  宏觀調控本來就是講究因勢利導。現在央行調控工具繁多,從公開市場操作到再貸款、再貼現,到常備借貸便利,從降準到降息。降準、降息動作大時效長而轉向複雜,而公開市場操作則主動靈活,市場化強而時效控制靈便。今年微刺激措施出台以後,宏觀調控層始終採取靈活的手段,把引導經濟健康發展的主動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。
  不過,SLF雖然比正式降準更主動更有時效性,比正式降準向市場釋放進一步寬鬆貨幣的信號也要弱得多,可是SLF的透明度比正式降準更低,靈活性也更大,而且SLF更加容易偏向某些市場參與者,最重要的是動用SLF的過程創造了基礎貨幣,相當於印鈔。
  所以我以為,在運用SLF中,除了主動性必須註意時效性。既然宏觀調控講究的是因勢利導、“看菜吃飯”,那麼當經濟形勢發展需要SLF展期時,一次展期(6個月)足矣。再次展期還不如正式降準有利。因為目前中國的銀行準備金率實在太高,降下來一點,也有利於人民幣利率市場化改革,有利於中國各商業銀行輕裝上陣。
  □鬱慕湛(財經評論人)  (原標題:5000億SLF≠進一步貨幣寬鬆)
創作者介紹

教練alvin

di13diut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